仁安羌大捷:国军团长刘放吾如何用800老兵击败了日军2000精锐?

2020-01-18 16:40:05 作者: 金乌小编 67

缅甸,位于亚洲中南半岛西部,西连印度,北邻中国西藏,东部与老挝、泰国和中国云南接壤,西南濒临孟加拉湾和安达曼海,南北长约2090公里,东西最宽处仅约925公里。

宏观来看,这位邻居的地理很像中国四川,即有山川怀抱,又有平原供养以及大川滋润。

实际上,虽然缅甸和中国近在咫尺,但在中国的古典时代,它与中国的联系并不如半岛东部的越南频繁。

但进入20世纪30年代末,中缅关系却日益“亲密”起来。

答案很简单:西方援助中国的大批作战物资需要从缅甸仰光上岸,再经滇缅公路运往云南。



滇缅公路

这种情况显然不是侵华日军希望看到的局面。

于是在珍珠港爆发的次年,将东南亚几近扫荡完毕的日军便调集了重兵准备向缅甸进犯。



手持三八式步枪的日军士兵

1941年12月9日,日军第十五军司令官饭田祥二郎抵达泰国曼谷。

随后,在空军的掩护下,第33师团和第55师团开始向泰缅边境移动。

此时日军的两个师团并未满员,总兵力仅两万余人。而英国人不仅拥有4万人的雄厚兵力(英缅军第1师、英印第17师、澳大利亚第63旅、英装甲第七旅),其火炮和坦克的数量也是日军难以比拟的。

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日军于1942年1月4日出兵,2月8日便攻陷了缅甸第二大海港毛淡棉。

屡战屡败的英国守军借着宽阔的萨尔温江的掩护,才避免了全体被俘的命运。

看到英军低下的抵抗力,日军欣喜若狂,他们紧随着英军的脚步开始有条不紊地渡过萨尔温江。



日军攻陷仰光,中国远征军入缅参战

1942年3月9日,日军顺利攻占仰光。

3月底,饭田祥二郎又得到了两个师团的加强。

于是,他将手中的四个师团分成了三路,开始全速向北推进。



日军进军缅甸

众所周知,此时中国远征军已经进入了缅甸,其前锋第五军不仅在同古重创了日军,还在平满纳摆开了阵势,准备和强弩之末的日军一较高下。

然而,英军负责的西路战场又出了大问题:日军第33师团的2000余先头部队将英缅军及英军装甲第7旅的主力共计7000余人团团围困在了仁安羌。

为了确保平满纳侧翼的安全,中国远征军应英军要求,遂令刚刚抵达曼德勒的新38师113团紧急赴援。



中国远征军

在团长刘放吾的率领下,113团借助英军的炮火掩护成功击溃了宾河北岸的日军部队。

不过,据守宾河南岸的日军最终还是凭借地利优势站稳了脚跟,并击退了113团。



日军第33师团214联队奔袭仁安羌

按照日军以往和中国军队的作战经验,日军一个联队的编制虽然等同中国军队的团级规模,但前者编制人数较多,武器装备也十分优良,加之空中有零式战斗机的掩护,其战斗力实际上是一个中国团的3倍以上。

所以,他们自然而然地认为:如果中国军队没有数倍于日军的兵力,根本不敢发动这么一场大规模的攻击。

因此,他们断定当前之敌当为中国远征军的主力部队。

趁着日军处于思想误区,新38师师长孙立人和113团团长刘放吾经过反复研究,最终决定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:2营佯攻牵制日军注意力,1营和3营绕到宾河下游涉水偷渡过河。



仁安羌解围战

次日拂晓,在英军的炮火以及2营的掩护下,刘放吾率领的两营人马顺利到达宾河南岸。

接着,1营和3营又从侧后对日军占领的501高地发动了奇袭。

日军指挥官猝不及防,更加确信中国军队兵力占优,忙撤围南逃,113团的将士成功救出了被围的英军士兵以及欧美传教士。



《大公报》刊登的仁安羌大捷

仁安羌大捷的消息传出后,不仅振奋了国人,更是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。

要知道,此次战斗是在缅甸战场整个局势开始逆转之时打得一次大胜仗,并创建了盟军自太平洋战争以来打对日作战的首次大捷。

战后,英王乔治六世为表感谢,为新38师师长孙立人颁发了大英帝国司令勋章。

与出尽风头的孙立人相比,刘放吾团长则稍显落寞。

不过,当年被刘放吾将军救出的盟军官兵却并未忘记他。



刘放吾将军骑马照

1949年,当初在仁安羌被刘放吾团长救出的菲士廷,在出任英军驻港司令后,感念刘放吾将军的救援之恩,遂托人四处寻找这位刘团长。

戏剧的是,菲士廷将刘团长当成了名字,几经辗转竟被传成了“林国章”。

谁料,这竟让一个名为林彦章的骗子趁机钻了空子。

靠着菲士廷的庇护,林彦章狠狠地捞了一把。

林彦章享尽了人间奢华,但真实的刘团长此时却落魄不堪,只能走街串巷地卖煤球为生。

也许是后来的生活实在困顿,刘放吾将军便给他的老长官孙立人写了一封求助信。

信中说,“现职家有七旬余老母在堂,素乏奉养……下有妻儿数口,大者尚不盈十岁,正在求学之中,小者犹在怀抱,嗷嗷待哺,年来全赖几斗军米,勉强维持生命以度活,际此困难严重物价高涨数百倍之日,阖家大小惟有束手待毙而已。”

此时的孙立人深陷政治斗争的漩涡,自身尚且难保,根本无力庇护刘放吾。

正在刘放吾将军苦撑维持的时候,事情突然有了转机。



刘放吾将军戎装照

原来,林彦章的“假团长”身份被揭穿后,许多媒体都对真团长是谁极大产生了兴趣,纷纷派出了记者查找。

1963年,一名记者通过联系刘放吾将军的老战友杨振汉,获知了真团长刘放吾将军的具体住址。

同年10月,刘放吾将军接受了媒体的采访,并亲口向记者讲诉了宾河之战的始末。

至此,刘放吾将军鲜为人知的光荣事迹才被世人熟知。

当地商人闻听此事,不禁对这位貌不惊人的英雄肃然起敬。

后来,在台北煤气商人的帮助下,刘放吾将军经营起了煤气生意。

此后,刘放吾将军的家境才逐渐好转起来。



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拜访刘放吾将军

1992年,在仁安羌大捷胜利50周年之际,台湾的各大媒体再次报道了刘放吾将军当年的英雄事迹。

同年4月,已经辞任的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更是专程前往芝加哥拜会了时年93岁的刘放吾老将军,再三感谢他50年前在缅甸仁安羌解英军的壮举。

1994年6月29日,刘放吾将军病逝于美国洛杉矶。

关键词: 日军    刘放    将军    中国    英军   


已收藏取消收藏 收藏

登录发表你的评论
0条评论
手机号
手机号不能为空
密码(不少于6位)
密码不能为空

注 册

手机号
手机号不能为空
图形验证码
图形码不能为空
手机验证码
点击获取验证码
验证码不能为空
密码(不少于6位)
密码不能为空

同意使用条款,并已阅读"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"

请勾选